吃草药的玉米

全职高手唯一大男主叶修。
除了叶粉,我什么也不是。
群像nmb
混乱邪恶,我不清真。
杂食,不吃没有叶的cp。黄叶>叶黄>其它

【涉英】毕业谈(学pa)

关键词游戏的产物。

关键词:【LUCK DOWN】和【每个圣人都有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未来】…………真的太困难了诶!好鬼畜啊!

复健的产物,我,一个又咸又辣的玉米!



窗外又起了一阵蝉鸣,挂在树上的喇叭还在播报着通知:“请全体同学马上到礼堂集中……”之后的内容就被合上的窗户给隔绝在了外边,打在透亮的玻璃上,消散在这放假前的酷热夏意中。

 

天祥院英智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自己的手,完全无视了隐约还能听见的外边的广播里连续叫了三遍自己的名字。日日树涉坐在位置上,拿起书往脸上一遮,挡住了外面淌进来的滚烫阳光,他懒洋洋地问:“英智,你不用去发表毕业优秀学员的感言吗?”

 

“不。”天祥院英智干脆利落的拒绝了,“总有适合的人发表演讲的,但这回不该是我。”该是那些推翻了他的“统治”的,得到了最后胜利的“反叛军”们——接下来他话锋一转,伸手把涉挡着脸的书给抽开,涉的眼睛一边睁着,一边闭着,盯着他笑意盈盈的脸瞧:“再说了,我有更重要的事。”

 

如果这话被他那位现在找这家伙找到焦头烂额的竹马竹马听到,肯定会气到无语,英智口中比毕业典礼更重要的事,居然只是待在教室里闲聊。

 

这位任性至极的,三年来都被称作皇帝陛下的学生会会长大人,此刻正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旁边的飘窗上。他的身高在同级中绝不算矮,而与身高并不匹配的体重让他这时候看起来总是显得太过瘦弱。裹着校裤的腿交叠起来,薄薄的夏日校服衬衫紧贴在身上。他把手上的书也放到窗台上,风从没有关紧的缝里钻进来,轻呼呼地吻了吻他的手背。

 

“晒那么多太阳,没问题吗?”涉明白英智后半段秘而不宣的言外之意,对他来说,察觉到皇帝陛下的心意是小丑最为得心应手的好戏。他顺从地转移了话题,今天天气很热,太阳直照的人不舒服,更不要说英智了。

 

“这可是学生时代最后的阳光了……涉你可不要阻拦我哦?只是这点热度而已,可不能打倒我呀。”

 

“我所仰慕的皇帝陛下,当然是不会被阳光打倒的。但是就让小丑表达一下他的愚忠,稍微担心一下您的身体吧。”涉不愧是整个高中时期都在钻研戏剧的演剧部部长,他一贯的说话方式就是把戏剧的华丽腔调融入日常的对话中,而能与他这种浮夸的对话进行正常交流的,就只有英智而已。在表达了自己的担心之后,涉也笑眯眯地补充:“当然,如果英智你晕倒在我的怀里,那我也是却之不恭的❤”

 

英智没有回答,他靠在飘窗上,阳光洒满了他的脸,同色的头发蹭在窗沿上,留下一抹金色的余晖。他长长地舒了口气,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如同蚂蚁般大小的人头汇聚成一片一片,穿着相同款式和颜色的制服,像是一块一块刷好了颜色的格子。

 

人潮涌动着往礼堂汇聚而去,他曾经在礼堂高高的舞台上发表过无数次的演讲、声明、宣言,而最后一次站上那座舞台,却是不久前宣布辞去了学生会会长的职责。听到这个决定之后,台下一片哗然,而他低眼扫下去,一眼就看到了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

 

里面什么也没有,没有质疑,没有惊讶。

 

甚至连理解也不复存在,他只能在对方眼中看到一片平静。而在涉和他短暂的不到两秒的对视后,涉眉眼一弯,嘴角一翘,勾出一个和往日的小丑假面般不同的笑容来——这笑的意味更像是坦然的接受。

 

涉带头鼓起掌来,后面的人群逐渐安静下来,掌声一阵一阵的接下去,如同浪潮一般,像是为英智这三年的“皇帝”生涯谢幕。英智在掌声中缓缓走下舞台,然后心安理得地坐在了涉的身边。

 

涉朝他眨眨眼睛,用口型仍然称呼他为“皇帝陛下”。

 

无论这沉重的冠冕是否还戴在英智的头上,所有人期待所汇成的披风是否还罩着他的肩膀,不论还有没有人称呼他、簇拥他为王——

 

天祥院英智都是日日树涉所认定的:唯一的、永远的、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

 

时间在他们两个人沉默的空隙中悄然溜走,英智从卸任演讲的回忆中清醒过来,外面呼喊着他名字的广播已经安静下去,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敬人已经放弃了寻找这个不靠谱的优秀毕业生代表,还是有其他的打算。

 

但是这时候英智却觉得有些空落落的了,他茫然地抓住了飘起来的窗帘布,转过头来想喊安静的一直没有出声的涉。

 

却在转过头的下一秒,迎接到了唇上两片柔软的触感。扑鼻而来的是熟悉的香味,是叫人安心的温度,眼前的涉闭着眼睛,凑过头来向他索要亲吻——英智乖顺地往前靠,双手环上了对方空荡荡的脖子。

 

虽然画面很暧昧,可是他们两个人都亲的极为温柔,辗转的水声从嘴角泄露出来,唇齿相互纠缠,舌头轻柔地探入对方的领地,互相探索彼此的温度。他们两个都闭着眼睛,距离挨的近了,居然觉得对方的睫毛和自己的都相互扑扇纠缠起来,鼻尖对着鼻尖相互磨蹭。

 

英智还在坐在飘窗上,涉从座位上起来了,站在了英智的身边,他是低着头的,用向帝王奉献的姿势索要着吻,而英智矜贵的仰着下巴,手一边环着涉的脖子,一边扯住了对方的领带,向下微微用力。

 

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甚至可以听见空气中传来彼此胸膛里的心在扑通扑通剧烈振动的声音。

 

外面“铛——铛——”的铃声响起,这是最后一天毕业典礼上的放学铃,终结了他们两个人彼此相伴的三年高中生涯,结束了这个学校附加在他们身上的羁绊。可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羁绊却在这个结束的铃声中,慢慢的加固了。

 

从外面的走廊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明显是冲着这个班级来的,涉的反应很快,他伸手将英智抱在怀里——然后几个大步躲进了讲台桌子的底下。在唰啦一声门被猛然拉开的声音中,他的白色衣角也躲进了讲台里。

 

开门的那个人发出了疑惑的声音,从英智学长的逃跑路线来看,他的确是躲在这里的才对……他嘀嘀咕咕地关上了门,准备再回办公室问问敬人学长。

 

而躲在课桌下面的两个人终于停止了他们的吻,在一片漆黑和周围空气弥漫着一股粉笔的气味中,互相直视着对方的眼睛,最后不约而同的吃吃笑出声来。这时候的笑声却像是触发了游戏里的LUCK DOWN的条件,再次打开的教室的门,并且毫不犹豫朝着讲台方向走来的那个脚步声——

 

英智判断出了对方是谁,他和涉交换了一个眼神,都从对方的眼睛中读到了兴奋和紧张。

 

距离敬人发现他们两个人躲在讲台下面还有三秒。

 

距离英智和涉手牵着手从敬人的眼皮子底下跑出教室还有五秒。

 

距离他们两个人被追杀,却还爆发出一阵难以抑制的大笑还有十秒。

 

 

 

每个圣人都有过去,每个罪人都有未来。

 

无论他们两个哪一个是圣人,哪一个是罪人——他们所拥有的过去,期盼的未来,都永远和彼此、和对方有关。像是两株相互缠绕攀援而上的藤蔓,旋转着和彼此贴近,每一寸都紧密相连,无法分开。

 

在这么长久的过往和更加长久的将来里,他们都将拥有彼此。

 

开花,结果……还有凋谢。

 

始终如一。


END

评论(3)
热度(164)

© 吃草药的玉米 | Powered by LOFTER